中融基金超半数权益产品袖珍 总主管虚位以待基金主管流失

  总主管 悬空、督察长换人、基金主管 孔学兵、沈潼相继离职,中融基金在人事不稳的同时,权益投资短板问题也正在凸显

  《投资时报》研讨 员 齐文健

  原总主管 杨凯离职后接任者还未落定,中融基金的人事更迭陆续有来。4月25日,该公司发布布告 称,担纲中融基金督察长不足5年的向祖荣因个人原因离职。同日,曹健被录用 为督察长。

  与高层的骚动 相妨,该公司的基金主管 部队 也不安稳,本年 以来孔学兵、沈潼已相继离职,这让本就单薄 的投研力气 更加雪上加霜。

  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中融基金管理规模为753.56亿元,较上一年 增加 267.09亿元,主要贡献来自于债券型基金和钱银 型基金,而权益类基金则成为公司开展 的短板。

  就总主管 接任者及权益基金业绩等问题,《投资时报》向中融基金方面发送交流 提纲,但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代任行将 到期总主管 仍悬空

  2019年以来,公募基金公司高管改动 时有发生,中融基金也是其间 之一。

  4月25日,中融基金布告 宣布,原督察长向祖荣因个人原因离职。同日,曹健被录用 为中融基金督察长。据了解,曹健于2012年9月加入道富基金管理有限公司预备组(中融基金前身)。

  除了督察长变更,中融基金原总主管 杨凯已于2月11日离职,因为 新任总主管 还没有 到职,现在 仍由董事长王瑶代任。

  依据 《证券投资基金管理公司高级管理人员任职管理方法 》规则 基金公司高管代为实行 职务不得超过90天。自原总主管 离职至5月2日,中融基金总主管 一职已由董事长代任81天,但现在 接任者仍悬而未决。

  作为一位“投研派”总主管 杨凯曾公开表明 :“我们的方针 就是通过三个五年的时间,开展 成为一个综合型的基金管理平台,跻身中国基金行业前列。”

  据了解,在杨氏任职期间,中融基金管理规模确有显着 添加 ,但主要依靠固收类产品推进 ,而更体现公司投研能力的权益类产品规模不升反降。

  权益类基金遍及 袖珍

  建立 于2013年的中融基金,曾仰仗 分级基金和固收类基金做大规模,但主动权益类基金一直 为其显着 短板。

  天天基金网显示,截至2019年一季度末,中融基金的权益类基金管理规模仅24.9亿元,较上年同期减少12.56亿元。

  跟着 管理规模缩水,迷你基金不可防止 地呈现 。特别是在主动权益类基金中,本年 一季度末,总计18只产品(各份额合并核算 )中多达10只管理规模已在清盘线以下,包括中融量化小盘A/C、中融融安、中融鑫起点 A/C、中融产业晋级 、中融量化多因子A/C、中融鑫思路A/C、中融物联网主题、中融量化智选A/C、中融融安二号、中融医疗健康精选A/C。

  其间 ,中融鑫起点 、中国融安规模乃至 均低于200万元,而中融基金旗下管理规模最大的权益类基金中融核心成长 ,规模也不过3.89亿元。

  《投资时报》研讨 员留意 到,现在 管理规模迷你的基金中,不乏征集 金额较高的基金。譬如,2019年一季度末管理规模最小的中融鑫起点 ,建立 时规模达50.06亿元,而在规模缩水过程中机构投资者撤离 显着 。以该基金C类份额为例,自2015年底 至2018年年中,机构投资者持有比例均在95%以上,而到了2018年底 ,机构投资者持有比例为0,该基金管理规模随即下滑至清盘线以下。

  随同 主动权益类基金规模缩水,在积极保壳和消极清盘之间,中融基金显然倾向于后者。譬如,中融基金在2018年清盘的融鑫产业和中融强国智造均由基金份额持有人大会表决通过。而就在清盘危机呈现 的同时,该公司在上一年 还新建立 了三只主动权益类基金。

  进入2019年,中融基金又发行了两只主动权益类基金,分别是中融策略优选A/C、中融智选质量股票A/C,基金主管 分别为解静、易海波。

  “一拖多”问题严峻

  除了管理规模滑坡,优秀基金主管 继续 缺失也是中融基金当然面对 的较大问题。

  天天基金网显示,现在 中融基金共有13位基金主管 ,不只 存着跨界管理固收及权益产品的现象,“一拖多”问题也凸显出来。比如,基金主管 易海波、解静是管理主动权益类产品的主力,二者均管理着四只基金,且分别是新基金中融智选质量股票A/C、中融策略优选A/C的基金主管 。

  公开资料显示,易海波于2016年加入中融基金,现担任该基金公司副总主管 。2017年以来,其陆续管理了中融量化多因子A/C、中融量化智选A/C、中融智选盈利 A/C和中融量化小盘A/C四只基金。